李昌平:以村庄内置金融重新组织农民,再造农民主体性--塘约道路再启

李昌平:以村庄内置金融重新组织农民,再造农民主体性--塘约道路再启

塘约的回答是:共产党员来组织,建立村社一体化的村民共同体--农民当家做主的、走共同富裕道路的新组织。这和依靠资本去组织农民、让资本家带领农民致富的先富带后富的道路是...
张慧鹏:两极分化背景下农村社区治理中底层群体的主体性

张慧鹏:两极分化背景下农村社区治理中底层群体的主体性

三十多年的市场化和私有化改革所催生的是一个高度分化的社会,经济精英和权力精英高度一体化,垄断了各种资源,普通人则沦为社会底层,丧失了话语权。日常生活中的底层表现为...
家的执着与社会身份的建构——云南麻风患者的主体性研究

家的执着与社会身份的建构——云南麻风患者的主体性研究

麻风患者从未放弃对“正常人”社会身份的追求。在社会结构创设有限的背景下,麻风患者将嵌入社会结构、建构社会身份纳入到家庭策略运用的主体行动当中。在结构与主体的纠葛之...
新自由主义、主体性重构与日常生活的金融化

新自由主义、主体性重构与日常生活的金融化

日常生活金融化的实质是金融领域的资本日益广泛地渗透到非物质生产领域,将家庭和个体作为榨取利润的目标。这一过程不仅没有消除资本积累中的矛盾,反而以新的方式加剧了这些...
    共1页/4条